我有时一整个晚上都在看着一颗星星

长久地注释那来自岁月的光

脑子里思索着

眼前这颗星星

会不会已经没有了生命

在我未看它一眼之前

就已经永远地熄灭、死亡

我所看见的

是真实的光

是它写的一封篇幅过长的遗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