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经凌晨一点半了, 诗人通常会想写诗。

而颓废了一天的青年, 一边怀揣崇高理想, 一边尻枪。

夜晚的眼睛比白天还看得分明, 我的耳边也不时传来杂音, 心, 难平。

今夜, 我有些失眠。

明早—— 怕是更难早起。

我失去理想生活的状态, 像小孩在冰面失去了平衡, 他一头栽进了冰窟窿里, 我也栽进了夜色里。